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皮球好 > 文章

技術性閱讀理解——紅學文本論最大的兩個結構主義繪畫哲學問題

時間:2019-10-13    點擊: 次    來源:不詳    作者:batsbir網友提供315 - 小 + 大

  曹雪芹問題和《十二釵》問題是紅學最大的兩個難題。在曹雪芹問題上,傳統紅學無論是曹學(曹字號曹學系列)還是反曹諸學(有七十四個物種),都誤將《石頭記》原著原版楔子中的無落款的曹雪芹當做瞭人(作書人或廣義作書人);在《十二釵》問題上,傳統紅學(脂學)都誤將七十九回完璧全部《石頭記》小說的小蠻腰處——第十七回處的【後文「《十二釵》」書】(《石頭記》後六十三回)之《十二釵》當做瞭人(被作書人,十二個人)。正因如此,曹雪芹問題和《十二釵》問題才成瞭傳統紅學最大的兩個難題,他們在學術論題論域上存在戰略性失誤,由此派生的論點、論據和論證皆一地雞毛,百無一用,無論是論辯的正方,還是反方。
  曹雪芹問題與吳玉峰問題是一個問題的兩個方面,它們形成「吳帶體裁與曹衣體裁」(第五回《紅樓夢》判詞判曲之綱與七十九回完璧全部《石頭記》小說之目)一對馬克思同因對偶辯證範疇。《十二釵》問題與《風月寶鑒》問題是一個問題的兩個方面,它們形成「【雪芹者「東魯孔」梅溪舊有「《風月寶鑒》」之書】與【雪芹者「東魯孔」梅溪今作「《十二釵》」之書】」(《石頭記》前十六回原書與《石頭記》後六十三回內在續書)一對馬克思同因對偶辯證範疇。
  因吳帶體裁與曹衣體裁(第五回《紅樓夢》判詞判曲之綱與七十九回完璧全部《石頭記》小說之目),《石頭記》素口於第五回;因【雪芹者「東魯孔」梅溪舊有「《風月寶鑒》」之書】與【雪芹者「東魯孔」梅溪今作「《十二釵》」之書】,《石頭記》蠻腰於第十七回。櫻桃樊素口、楊柳小蠻腰,這是我們讀解《石頭記》的顧癡主義美學戰略。當科學紅學建立「無款非人」款爺公理,就會發現典出吳帶-曹衣的幽默人格化修辭形式或曰皮影道具或曰擬態作者,雙雙無款非人的吳玉峰、曹雪芹,是有落款的七十九回完璧全部《石頭記》儒教作書人「東魯孔」【梅溪】康熙己未科進士張廷瓚(1655-1702)用顧愷之「癡絕」典引葉自蔽的兩片柳葉: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都雲作者癡,誰解其中味?《晉書?列傳第六十二?文苑?顧愷之》:「尤信小術,以為求之必得。桓玄嘗以一柳葉紿之曰:此蟬所翳葉也,取以自蔽,人不見己。愷之喜,引葉自蔽,信其不見己也,甚以珍之。」
  沒有《十二釵》問題的解決,吳帶體裁(幽默人格化修辭形式為「吳玉峰」,吳玉峰無款非人)向曹衣體裁(幽默人格化修辭形式為「曹雪芹」,曹雪芹無款非人)的「UNZIP解壓縮」就難免面向80後。隻有優先解決《十二釵》問題,我們才能明白這種解壓縮是帶著鐐銬跳舞的有限解壓縮,它與80後完完全全風馬牛不相及。同時,我們也能明白,傳統紅學磕著等身長頭匍匐於紅外曹學資料,執迷於姓氏曹學,是捂著眼睛弔孝——哭墳哭錯瞭墳頭。
  「馬克思同因對偶辯證範疇」是科學紅學從馬克思《資本論》中原汁原味抽像出來的哲學絕技,它與統計學指數因素分析中的「同度量因素」論異曲同工。自然科學中,以玻爾氫原子模型為基礎,東方太極分兼思維方式取代腦子一根筋的西方質點粒子思維方式,也與之類似。
  任何學科領域內都存在唯物主義與唯心主義(科學與玄學),辯證法與形而上學(學術與巫術)的兩道思維工序的鬥爭(研究對像之爭和研究方法之爭)。迷失研究對象,以因其祖曹寅而佔有康熙時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的乾隆中期義重冒名的夢稿本狗尾續書人曹傢「雪芹」為始作俑者的古今一切80後原稿探佚學是弱智的紅學玄學;迷失研究方法,以傳統曹學及七十四種反曹諸學為代表的捕風諧音捉影拆字紅外索隱學是低能的紅學巫術。科學紅學「【雪芹者「東魯孔」梅溪舊有「《風月寶鑒》」之書】與【雪芹者「東魯孔」梅溪今作「《十二釵》」之書】」馬克思同因對偶辯證範疇針對80後原稿探佚學去弱智化而立,「吳帶體裁與曹衣體裁」馬克思同因對偶辯證範疇針對紅外索隱學去低能化而立。以乾隆中期義重冒名的夢稿本狗尾續書人曹傢「雪芹」為鼻祖的古今一切80後都是周星馳無厘頭(所有版本,無論是脂本還是印本,80後都沒有一星半點的帶脂殘頁或疑似混入正文的脂批或石頭自述文字),以將石頭(記者,採訪人)與神瑛侍者(被記者,採訪對像)混為一談的程高印本為版本皈依(所有脂本,無論是康熙時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還是乾隆時期諸盜版脂本,其中的石頭與神瑛侍者都是兩個主體,司馬遷《報任安書》<>司馬見異思《史記》)的古今一切紅外索隱學都是趙本山大忽悠。80後原稿探佚學和紅外索隱學——曹雪芹和高鶚,自始至終都是科學紅學處決的戰略對象。
  按照現代概率論,曹雪芹無落款而是人的概率是顯著的小概率,宜按「非,同小可」小概率反證法,進行去弱智化處理。而繼之將吳玉峰與曹雪芹相聯繫,百度「吳曹 繪畫」知吳帶-曹衣,則是按「出類&拔萃」計算機盲檢法,進行去低能化處理。去弱智化+去低能化,是我們科學處理任何紅學問題、任何科學技術和藝術問題都必須具備的前後相繼的兩道思維工序。
  曹雪芹和《十二釵》是兩個問題,不是一個問題的兩個方面。這兩個問題的共同點,就是它們都是結構主義繪畫哲學問題。其中,「吳帶體裁與曹衣體裁」(第五回《紅樓夢》判詞判曲之綱與七十九回完璧全部《石頭記》小說之目)體裁轉換(壓縮ZIP與解壓縮UNZIP)結構是作書人「梅溪」康熙己未科進士張廷瓚(1655-1702)原創,在此之前吳帶與曹衣是互斥的。而「【雪芹者「東魯孔」梅溪舊有「《風月寶鑒》」之書】與【雪芹者「東魯孔」梅溪今作「《十二釵》」之書】」中【雪芹者「東魯孔」梅溪今作「《十二釵》」之書】(UFO章回可變區,《石頭記》後六十三回,內在續書,後秦學)用顧愷之《畫雲臺山記》「三分倨一」典劃分為三個相等的部分,則是作書人對古人智慧的集成。其中【雪芹者「東魯孔」梅溪今作「《十二釵》」之書】(UFO章回可變區,《石頭記》後六十三回,內在續書,後秦學)相對於【雪芹者「東魯孔」梅溪舊有「《風月寶鑒》」之書】(UFO章回固定區,《石頭記》前十六回,原書,秦學)的雙重計量(v_a1=a17,v_a63=a79)是原創。這也就意味著,紅學最大的兩個難題涉及的也是《石頭記》淨原創問題,淨版權問題。《石頭記》也隻有「吳帶曹衣體裁轉換」和「UFO章回可變區」屬於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卓爾不群的淨原創,它們是《石頭記》的兩大標誌性建築,前者可處決紅外索隱學,後者可處決80後原稿探佚學。
  紅學史上,劉心武在中央電視臺玩秦學,使得影視受眾中的精英思考者如千秋悠客(紅樓夢吧)、丁巳(國學論壇)、慧日朗照(書話紅樓)和忽如遠行客(作傢閆紅,書話紅樓)等提出瞭【雪芹者「東魯孔」梅溪舊有「《風月寶鑒》」之書】=《石頭記》前十六回的命題或「前十六回」這個概念(儘管他們沒有相應建立起【雪芹者「東魯孔」梅溪今作「《十二釵》」之書】=《石頭記》後六十三回的命題或「後六十三回」這個概念),周汝昌在臨終前提及過吳帶曹衣(儘管隻打瞭個擦邊球,一觸及就跑調瞭)。可以這樣說,網絡時代是自2005年開始的,也隻有網絡紅學才是真正的前沿紅學。以專著、雜誌、手紙等為溝通載體的紙上紅學交流效率低,老牛拉破車,已經日薄西山、氣息奄奄,人命危淺、朝不慮夕,煢煢孑立、形影相吊,失去瞭起碼的紅學發言權。
  數學是美學皇冠上的明珠。美是計算,也是算計。《石頭記》中的顧癡美學(顧癡美學統計平衡式:79=pcou(a1:a16)+gcou(v_a1:v_a21)×3)和曹衣美學(曹衣美學統計平衡式:pcou(a1:a16)×(1+2^2)=80)都是計算,但因這種計算是修辭的,正如亞里士多德所言,「修辭學歪曲真理,障蔽真理」,故後世讀者就客觀上被算計瞭,而且一被算計就是三百年,隻有到瞭網絡時代,借重計算機搜索引擎,我們才發現自己被算計瞭。股市中的另類曹衣美學(股市紅學反轉平衡式:反轉控盤目標值=最低(高)點±整形MACD超底(頂)背馳段落×2^n)直接地就是計算,股市走勢的讀者因閱讀理解能力差,生生地被抽老千的主力的彫蟲小技所算計,既不知道自己的錢是怎麼賺的,也不知道自己的錢是怎麼虧的,稀里糊塗隨波逐流,渾渾噩噩地度過瞭名為投資者、股東、股民實個個為賭徒的一生。股市是國傢資本主義的賭場,抽老千是國傢資本主義主力操盤的常態。一切股民都是賭徒,股市的賭場先天性質決定瞭股民不可能不是賭徒。中國有四大賭場:上海的上交所、深圳的深交所、香港的港交所和澳門賭場。也就是說,賭場也是3+1進制。其中交易所是現代賭場,澳門賭場是古典賭場,前者褒義、後者貶義,實質一樣。
  科學紅學原始創新的紅學領域之《石頭記》內在續書學說和股市領域之MACD超頂(底)背馳學說,可與馬克思《資本論》剩餘價值學說相媲美。其中,紅學領域之《石頭記》內在續書學說屬於文字數據分析,股市領域之MACD超頂(底)背馳學說屬於數字數據分析。文字數據分析和數字數據分析都是數據分析,因此,「數據分析」這一概念,應陰陽二分為「文字數據分析與數字數據分析」一對馬克思同因對偶辯證範疇。

上一篇:新解「一從二令三人木」

下一篇:不能正確認識花襲人就不能正確認識林黛玉

|   QQ135987898765  |  11191 |  H11191台北市士林區慈德路187號  |  TEL02-21321239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