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皮球好 > 文章

好事終

時間:2019-09-07    點擊: 次    來源:不詳    作者:王春惠1958 - 小 + 大

  好事終

  「好事終」 是《紅樓夢》十二曲中的第十二曲,曲名叫「好事終」,這裡的「好事」應該是指曹傢人夢中的好事。這個好事就是榮華富貴,但曹傢人又不想自己去刻苦努力,而是想通過結皇親來夢想好事。但結果如何呢?請看「好事終」就是是作者總結瞭曹傢人兩次結皇親的結果,最後終結瞭夢想好事,回到瞭現實。
  接下來請看《好事終》的曲詞寫到:
  ——〔好事終〕畫梁春盡落香塵。擅風情,秉月貌,便是敗傢的根本。箕裘頹墮皆從敬,傢事消亡首罪寧。宿孽總因情。——
  現在來看曲詞〔好事終〕的第一句:「畫梁春盡落香塵。」所謂「梁」就是國傢的棟樑,而「棟樑」指的是歷代做官的曹傢先人。曹傢先人之所以成為棟樑之才,都是因為傳承的教育和自身努力拚搏的結果。但到瞭曹寅這一代就沒有認真傳承教育下一代,而是提前給下一代「畫梁」,就是提前給下一代安排個官。安排個什麼官呢?之前說過,曹寅在長孫剛出生的時候就和太子胤礽結瞭娃娃親,後來金陵的曹傢人就把太子的女兒偷抱到金陵,就指望日後太子登基,抱來的郡主就會變成公主,曹傢晚輩就會成為駙馬。這個曹寅把未來的「梁」畫得這麼好,結果又如何呢?請看「畫梁春盡」就是暗寫金陵曹傢因結皇親而導致雍正六年的春天被抄之禍。因為後來即位的不是廢太子胤礽,而是雍正,曹傢人不但沒有得到駙馬之位,反而被雍正當成競爭對手的親屬打到瞭。再看「落香塵」就是指曹傢不但丟瞭「畫梁」的官,就連現有的官職也落地為塵,這都是娶「香(皇傢女)」惹的禍!再看「畫梁春盡落香塵。」後面有甲戌側批寫道:「六朝妙句!」這是批書人稱讚曹雪芹寫得太好瞭!因為「六朝」曲指曹傢歸清後的第六代人,而曹雪芹就是第六代人。
  再看曲詞〔好事終〕的第二句:「擅風情,秉月貌,便是敗傢的根本。」所謂「擅」就是指曹寅擅自放棄傳承教育後輩的優良傳統。「風」就是指曹寅為瞭使曹傢能夠長期依賴皇帝生存而看風使舵。幾十年來金陵曹傢一直得到康熙的照顧,但曹寅擔心康熙不在之時曹傢的生活就會緊張!於是曹寅就效仿蘇州李傢跟太子結親,這樣就能解決瞭曹傢日後的依賴。再看「情」就是之前判詞中的「情天情海幻情身」,「情天」就是曲指曹傢想跟天子皇帝有親情關係,這樣就能借到皇傢的光。於是曹傢便和太子胤礽結瞭親情,因此「情海」就是曲指曹傢和太子胤礽結親,因為胤礽死後被追封為海神。「幻情身」就是曲指曹傢因和太子結親所得到瞭太子女兒的「情身」,也就是曲指曹傢因和太子結親而抱走瞭太子傢剛出生的女兒,並「幻」想這個「情身」郡主隨著日後太子登基而變成公主。再繼續來看「秉月貌」就是暗指曹寅達到瞭跟太子結為親傢的目的,但這「便是敗傢的根本」因為後來登基的不是廢太子胤礽,而是雍正,雍正卻把曹傢當成廢太子胤礽的親屬打倒瞭!但敗傢的根本更是曹寅擅自放棄傳承教育後輩的優良傳統。
  再看曲詞〔好事終〕的第三句:「箕裘頹墮皆從敬」。所謂「箕裘頹墮」就是在指曹傢先輩的事業沒有人繼承,這個責任在於「敬」,也就是寧國府的賈敬,賈敬不理傢務,卻在修道練丹,這就是曲指曹寅把曹傢的未來寄托在神仙身上,但曹寅心目中的「神仙」就是皇親,除瞭皇親之外,曹寅幾乎看不到別的瞭,因此曹寅就是在「坐井觀天」,隻看到皇傢這個「井口天」。這就是賈敬「一味好道,隻愛燒丹煉汞」的真意。因此賈敬下工夫煉金丹,就是曲指曹寅在下工夫去皇傢偷抱郡主,這個郡主就是金陵曹傢要煉的金丹。後來賈敬吞金丹而死,就是曲指金陵曹傢因為偷抱郡主而敗落。因此在賈敬練丹的故事裡,隱伏著金陵曹傢之敗。
  但作者並不是故意要編一段煉丹的故事來跟曹寅作比喻,其實煉丹修道還有真人的故事。而雍正就是以修道練丹為名,住進瞭城外的圓明園,實際上是在圓明園暗收美妾,結果後來遇刺!清政府不便明說真實的情況,隻能說他是吞服所煉的金丹中毒而死。但雍正所煉的「丹」跟曹寅煉的「丹」不一樣,曹寅是給長孫煉「財」女,雍正是給自己煉美人。
  再看曲詞〔好事終〕的第四句:「傢事消亡首罪寧」這是作者再一次把矛頭指向曹傢當年的江寧織造府,而問題就出在跟蘇州李傢有密切關係的曹寅身上。
  再看再看曲詞〔好事終〕的最後一句「宿孽總因情」。這也是作者再一次強調曹傢的禍出在「情」,也就是「情天情海幻情身」,而就是這個「情身」給曹傢埋下瞭禍根!


上一篇:可嘆停機德,堪嘆詠絮才,

下一篇:晚韶華

|   QQ135987898765  |  11191 |  H11191台北市士林區慈德路187號  |  TEL02-21321239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