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皮球好 > 文章

趙姨娘不是王夫人的陪嫁丫鬟

時間:2019-08-18    點擊: 次    來源:不詳    作者:團風縣山人 - 小 + 大

  
  趙姨娘不是王夫人的陪嫁丫鬟
  童力群
  2010年6月7日完稿
  2019年8月18日星期日略微修改發表
  我偶爾看到某網友論證「趙姨娘是王夫人的陪嫁丫鬟」的文章。
  我以為不然。
  有的網友從「王夫人與趙姨娘的年齡差距」來論證「趙姨娘不是王夫人的陪嫁丫鬟」,我一時也想用這個方法,但轉而一想「迎春的四個陪嫁丫鬟裡肯定有小丫鬟」,如此類推,此路不通。
  因此,隻有另闢蹊徑。

  一、趙姨娘是「傢生子」
  《紅樓夢》第五十五回寫道:「剛喫茶時,隻見吳新登的媳婦進來回說:『趙姨娘的兄弟趙國基昨日死瞭。昨日回過太太,太太說知道瞭,叫回姑娘奶奶來。』……探春便問李紈。李紈想瞭一想,便道:『前兒襲人的媽死瞭,聽見說賞銀四十兩。這也賞他四十兩罷瞭。』吳新登傢的聽瞭,忙答應瞭是,接瞭對牌就走。
  探春道:『你且回來。』吳新登傢的隻得回來。探春道:『你且別支銀子。我且問你:那幾年老太太屋裡的幾位老姨奶奶,也有傢裡的也有外頭的這兩個分別。傢裡的若死瞭人是賞多少,外頭的死瞭人是賞多少,你且說兩個我們聽聽。』……一時,吳傢的取瞭舊賬來。
  探春看時,兩個傢裡的賞過皆二十兩,兩個外頭的皆賞過四十兩。外還有兩個外頭的,一個賞過一百兩,一個賞過六十兩。這兩筆底下皆有原故:一個是隔省遷父母之柩,外賞六十兩;一個是現買葬地,外賞二十兩。探春便遞與李紈看瞭。探春便說:『給他二十兩銀子。把這帳留下,我們細看看。』吳新登傢的去瞭。」
  趙國基是趙姨娘的兄弟,既是「傢裡的」之親屬,又本人是「傢裡的」。
  (「傢裡的」——傢生子,即代代相傳的奴僕。)
  按榮府的規定,其安葬費是「二十兩銀子」。此待遇,與「老太太屋裡的幾位老姨奶奶」的本人或其親屬是等同的。
  第五十五回寫道:「忽見趙姨娘進來,李紈、探春忙讓坐。趙姨娘開口便說道:『這屋裡的人都踩下我的頭去還罷瞭。姑娘你也想一想,該替我出氣才是。』一面說,一面眼淚鼻涕哭起來。探春忙道:『姨娘這話說誰,我竟不解。誰踩姨娘的頭?說出來我替姨娘出氣。』趙姨娘道:『姑娘現踩我,我告訴誰!』探春聽說,忙站起來,說道:『我並不敢。』李紈也站起來勸。趙姨娘道:『你們請坐下,聽我說。我這屋裡熬油似的熬瞭這麼大年紀,又有你和你兄弟,這會子連襲人都不如瞭,我還有什麼臉?連你也沒臉面,別說我瞭!』」
  趙姨娘發脾氣的關鍵在於「這會子連襲人都不如瞭」。
  襲人是「外頭的」,即非「傢生子」——非代代相傳的奴僕。又王夫人破格給襲人以姨娘的待遇。因此,她的母親去世,安葬費是「四十兩」。
  趙姨娘的亡兄趙國基的待遇,與襲人之母,是等同的。(表面上安葬費相差一倍,實質上是等同的。)
  榮府「禮法」的慣例是重外輕內——「也有傢裡的也有外頭的這兩個分別」。
  趙姨娘也許是當時氣昏瞭頭而忘記瞭這個規矩。
  所以,第五十五回的回目的前半是「辱親女愚妾爭閑氣」。

  二、陪嫁的丫鬟不是「傢生子」
  第四十六回寫道:「平兒、襲人笑道:『真這蹄子沒瞭臉,越發信口兒都說出來瞭。』鴛鴦道:『事到如此,臊一會怎麼樣!你們不信,慢慢的看著就是瞭。太太才說瞭,找我老子娘去。我看他南京找去!』平兒道:『你的父母都在南京看房子,沒上來,終久也尋的著。現在還有你哥哥嫂子在這裡。可惜你是這裡的的傢生女兒,不如我們兩個人是單在這裡。』鴛鴦道:『傢生女兒怎麼樣?'牛不吃水強按頭'?我不願意,難道殺我的老子娘不成?』」
  據平兒所言「可惜你是這裡的的傢生女兒,不如我們兩個人是單在這裡。」顯然,鴛鴦是「傢生女兒」(傢生子),而平兒、襲人「是單在這裡」的,不是「傢生女兒」(傢生子)。
  平兒是王熙鳳的陪嫁丫鬟,因此,陪嫁的丫鬟不是「傢生子」。

  三、陪房的後代不是「傢生子」
  第四十五回寫道:「賴嬤嬤笑道:『我才去請老太太,老太太也說去,可算我這臉還好。』說畢又叮嚀瞭一回,方起身要走,因看見周瑞傢的,便想起一事來,因說道:『可是還有一句話問奶奶,這周嫂子的兒子犯瞭什麼不是,攆瞭他不用?』鳳姐兒聽瞭,笑道:『正是我要告訴你媳婦,事情多也忘瞭。賴嫂子回去說給你老頭子,兩府裡不許收留他小子,叫他各人去罷。』
  賴大傢的隻得答應著。周瑞傢的忙跪下央求。賴嬤嬤忙道:『什麼事?說給我評評。』鳳姐兒道:『前日我生日,裡頭還沒吃酒,他小子先醉瞭。老娘那邊送瞭禮來,他不說在外頭張羅,他倒坐著罵人,禮也不送進來。兩個女人進來瞭,他才帶著小麼們往裡抬。小麼們倒好,他拿的一盒子倒失瞭手,撒瞭一院子饅頭。人去瞭,打發彩明去說他,他倒罵瞭彩明一頓。這樣無法無天的忘八羔子,不攆瞭作什麼!』賴嬤嬤笑道:『我當什麼事情,原來為這個。奶奶聽我說:他有不是,打他罵他,使他改過,攆瞭去斷乎使不得。他又比不得是咱們傢的傢生子兒,他現是太太的陪房。奶奶隻顧攆瞭他,太太臉上不好看。依我說,奶奶教導他幾板子,以戒下次,仍舊留著才是。不看他娘,也看太太。』鳳姐兒聽說,便向賴大傢的說道:『既這樣,打他四十棍,以後不許他吃酒。』賴大傢的答應瞭。周瑞傢的磕頭起來,又要與賴嬤嬤磕頭,賴大傢的拉著方罷。」
  據賴嬤嬤所言「他又比不得是咱們傢的傢生子兒,他現是太太的陪房。」,周瑞之子不是「傢生子」。
  「他現是太太的陪房」,此言之意應是「他現是太太的陪房的兒子」,正格的「他現是太太的陪房」是周瑞傢的,她是「周瑞之子」的母親。
  周瑞傢的當年肯定是王夫人的陪嫁丫鬟。
  陪房——舊時富傢女子的隨嫁僕人。
  陪嫁丫鬟是陪房的一部分,並且是陪房的主體。
  陪嫁丫鬟後來的結局是:
  1、 當妾(三種妾:妾、姨娘、通房大丫鬟)。
  2、 嫁給男管傢;或者嫁給小廝,該小廝後來升為管傢。因此,自己成為女管傢。此類「陪嫁丫鬟」,被徑稱為「陪房」。
  周瑞傢的,就是此類「陪嫁丫鬟」。
  3、成為一般僕婦。
  4、「死的死瞭,走的走瞭」。
  據賴嬤嬤所言「他又比不得是咱們傢的傢生子兒,他現是太太的陪房。」,顯然,傢生子與陪房是有區別的,不容混淆。
  無疑,傢生子與陪房的後代是有區別的,不容混淆。

  總之,趙姨娘是傢生子,不是陪嫁丫鬟,具體說來,不是王夫人的陪嫁丫鬟。

上一篇:「秦可卿出殯」寫於乾隆三十六年二月

下一篇:大觀園景觀分佈圖:四、沁芳橋西的四所宅院

|   QQ135987898765  |  11191 |  H11191台北市士林區慈德路187號  |  TEL02-21321239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