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皮球花 > 文章

和騎友吃烤全羊

时间:2014-08-29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戴眼鏡的鄭屠夫 - 小 + 大

  沒有場面上的應酬,便積極主動的尋找飯局。

  騎友們討論瞭吃烤全羊許久,終於在昨天正式敲定下來。

  我欣然赴約,下班後馬不停蹄的趕往“劉氏一品烤全羊”。



  這個小飯店隱蔽在回軍路上,卻讓我在太行路上尋找瞭一番。

  差點就放棄瞭,心中已有瞭另外的算盤。

  鵬來賢洗浴中心幾年不去,不知道裡面有沒有換些漂亮的小妹妹。

  但我還是懸崖勒馬瞭。

  淫亂也是個體力活,我還是先吃飽瞭再說。

  於是掏出手機,又詢問瞭一下騎友。



  推開包間的門,猛然嚇瞭一跳。

  原先說七八個人的,不想卻有十多人,大多是些生面孔。

  熱烈的掌聲響起,歡迎我入座。

  頜首微笑,我不由自主的擺出一副與民同樂的樣子來。



  不一會又進來一位老同志,頭頂鋥光瓦亮,氣質頗為彪悍。

  亂喝瞭一陣,掀開烤全羊的蓋頭,大傢開吃。

  席間一位女士站起,毫不客氣的用手把全羊大卸八塊。

  幹凈利索,手法很象十字坡開黑店的孫二娘。

  一眾人不寒而栗,另一眾人懷疑她這麼做有沒有衛生隱患。



  酒過三巡,就進入瞭自我介紹的階段。

  光頭的老同志當仁不讓的首先致辭,老老實實的交待瞭自己的姓名,性別和年齡。

  原來他姓趙,在建行上班,雖有殺氣騰騰的外表,但職業卻很斯文。

  輪到我時,我也毫不吝嗇的把自己的資料給大傢共享,並說瞭自己的幾個網名。

  不想我說自己是“掠過枝頭”時,以光頭趙哥為首的男人們卻不約而同的一聲嘆息。

  他們說原以為我是個女的,此次赴宴也是來一睹我的芳容的,結果卻這樣讓人失望。

  我隻好說我對不起大傢瞭,長成個男的也不是我的本意。



  前面撕羊的女同志熟人眾多,她本想省略這一環節,但應我們這些生人的要求還是隨眾瞭。

  她說她網名叫“豆包”,姓劉,性別女。

  一邊還很誇張的揪起胸前的衣服,看,我真是女的,有胸。

  一旁有人竊竊私語,扯起來的不一定是胸。





  寒暄過後,大傢又進入喝酒環節。

  換瞭幾個酒令,但喝酒的總是那幾個人。

  我和幾個年輕人渴的口幹舌燥,以趙哥為首的幾個人卻已喝的神魂顛倒。

  趙哥表示要退出酒局,他結結巴巴的說自己活瞭四十多瞭怎麼怎麼的。。。。

  左右的兩位女士表示他剛才介紹的時候說已經五十瞭。

  場面混亂的很。



  不知不覺的就幹瞭七件酒。

  期間陸陸續續有人退出。

  我看看表已近午夜,便也想回傢,不想遭到瞭挽留。

  我說傢裡還有嬌滴滴的妻呢。

  所羅門的王老板說,誰傢沒有嬌滴滴的妻,他老婆還是瑜伽老師呢。

  他說,我們唱歌去吧。一幫酒鬼轟然叫好,就打瞭幾個的士,預備離開。



  深夜涼風襲來,車窗半開,鵬來賢的霓虹燈光閃爍。

  別瞭,娛樂業的妹妹們,飽暖過後未有淫欲,我對不起你們。

  再說,跟前的人也太他媽多瞭,我也不好意思啊。

上一篇:夢裡不知身是客

下一篇:我在漸漸遺忘你,我的路人甲

|   QQ135987898765  |  11191 |  11191台北市士林區慈德路187號  |  TEL02-21321239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