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皮球梔 > 文章

愛上你,離開你

時間:2018-10-11    點擊: 次    來源:不詳    作者:一隻金菠蘿魚 - 小 + 大

  前序
  --------------------------

  人長大瞭,有一個好處,就是不那麼容易傷感,忘性也比較大,分手幾個月而已,再次想起來也就沒有所謂難過傷心的感覺瞭。隻是,經過瞭的,總該留下點什麼,才算不枉此生、不負年華、不戀佳人,也就有瞭接下來的這個故事。

  打開OneNote,在標題為「本子」的本子裡準備開始第一個字,無意間發現,這個本子當時建立的時間就是7月14日的凌晨,剛好她的生日,可能這就真的算得上是機緣巧合瞭吧。

  以上這段話是寫於2014年7月14日的,我竟然都快不記得四年前的那次分手瞭,沒想到竟和這次的分手也這麼相稱,或許這就是冥冥中早有預兆。

  相識
  --------------------------

  和冉冉的相識起源於一場公司年會,冉冉是外聘導演,我則因為北方人在南方特有的普通話和身高優勢成瞭主持人。
  看到冉冉的第一眼應該算得上是驚艷,一身長袖白毛衣,纖纖十指,修長的身材,俏俏的鼻尖,可愛中帶著皎潔,一眼望去,陽光燦爛,溫暖清新。直到後來,我和冉冉說起過第一次見她的記憶後,她就每每無聊時問一句,「為什麼喜歡我啊?」,然後逼著我說出「始於顏值,陷於才華」才肯罷休。
  靦腆的人註定單身,比如我,除瞭工作上對對詞,和冉冉介紹介紹我們公司的一些新聞,看著她睜大眼睛來一句,「啊?!原來這樣啊!」之外,竟完全不知道還能說什麼瞭。當然,直到後來接觸久瞭我才發現,原來就連那個「啊?!原來這樣啊!」,都是冉冉慣用的不失禮貌的給人下臺階而已。
  期間有一晚,搭檔的女主持未未生日,大傢一起排練完就嚷著去唱K給未未慶生,一晚上天南海北的扯淡還喝瞭不少酒,就是從來沒敢去到沙發的另一頭哪怕和冉冉說一句話。後來我們回憶起來,冉冉還說,「那天就一直聽見你在扯淡,興致勃勃,還挺能喝」,鋼鐵直男的慫貨本質,唉。
  後來呢,晚會結束後,大傢自然也就沒瞭聯繫,是的,你猜對瞭,慫貨如我即沒有加微信也沒有留電話。但蹉跎中也總算掌握瞭一些生存技能,輾轉幾個月,通過其他導演的微博和評論,終於找到瞭三五個疑似冉冉的微博賬號,一一私信後,總算確認後又聯繫上瞭。

上一篇:遇夜<三>

下一篇:小說《情短藕絲長》以文會友

|   QQ135987898765  |  11191 |  H11191台北市士林區慈德路187號  |  TEL02-21321239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