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皮球梔 > 文章

遇夜<五>

時間:2018-04-13    點擊: 次    來源:不詳    作者:妮喵瞭格子 - 小 + 大

  24小時便利店裡員工易凱坐在收銀臺望著門口發呆,這傢便利店的名字是「24小時」但隻營業到零點。
  便利店在小區外,周圍幾個小區都距離不遠,生意不忙不淡。
  不記得是哪一天傍晚,一個灰衣女子走進店,逛瞭一圈隻買瞭一盒牛奶和一包煙。
  「火機借我用下唄?」她拆開煙的包裝,取出一隻煙。
  「你抽湮沒火啊?有煙無火難成正果,有火無煙難成神仙。打火機兩元一個,吶。」易凱指瞭指架子上的打火機。
  「你很懂啊?你抽煙嗎?」女子拿著煙的手伸到易凱面前問。
  「不好意思,我不吸煙!總聽人說過的,我哥兒們有吸煙的。」易凱別嘴的普通話逗笑瞭女子。
  「你這塑料普通話跟誰學的?還『哥——兒——們』,跟我說啊,哥——們兒,兒化音在最後。我隻抽著一支,借我用下打火機。」女子笑著當起普通話老師。
  「哥——們——兒,對嗎?我是說的不太好,小時候在國外讀書,還在學還在學。」易凱很認真的跟著學,轉身取下一隻打火機遞給女子說:「不客氣!」
  女子走到便利店外,坐在門口的臺階上,點燃一支煙。
  店裡還有其他顧客,易凱見她坐在門外笑呵呵的為其他人結賬。待他忙完門外的女子已經走瞭,隻剩那包煙孤零零的留在臺階上,易凱看著它像極瞭現在的自己。

  後來的日子,女子常會在相同的時間來買一包煙和一盒牛奶,隻抽一支,留下剩餘的在臺階上。
  易凱每次都會在女子離開後收起她留下的煙。
  漸漸地易凱發現自己習慣瞭有這樣一個陌生人時常來陪伴的那半小時,雖然沒有幾句對話,雖然遠遠的坐在門外,雖然他們都不算認識。

  最近一周女子都沒來過,易凱坐在收銀臺裡聽著歌,猜測女子沒來的原因——有男朋友瞭?已婚的生小孩瞭?搬傢瞭?為什麼都沒問過她的名字呢?
  「把錢。。。拿出來!」一個中學生模樣的少年站在易凱面前,舉著槍的手跟聲音一樣在微微顫抖。
  「你說什麼?」易凱取下耳機,沒有聽到少年說些什麼。
  「我。。。我讓你把錢拿出來!聽到沒有!」少年重複瞭一遍剛才的話,眼裡儘是驚慌失措目光四處遊移。
  「你是哪個學校的?電影看多瞭學人傢找刺激呢?」易凱扔下耳機,站起來,1.89m的身高是少年沒想到的。
  少年向後退瞭一步,戰戰兢兢的咳嗽兩聲壯膽,繼續說:「別那麼多廢話!找什麼刺激!拿錢!拿錢!」
  「你要錢幹嘛啊?告訴我,我就給你,你也不用這麼費力!」易凱看出瞭少年的膽怯,猜想這應該是中學生的惡作劇。
  「我爸媽天天忙,根本不管我,我。。。我要去看冰若蕓的演唱會。。。沒錢。」少年不自覺竟說出瞭實話,這更讓易凱放心隻是個任性的孩子。
  少年手心出汗,輪番在褲子上蹭瞭蹭,雙手緊握手槍,吼道:「別廢話!拿錢!不然我殺瞭你!別以為我不敢!」
  「好好!可是。。。這店裡有監控,你連帽子都沒戴,就。。。」易凱岔開話題分散少年的註意力。
  門外幾波顧客要進門,遠遠地看到這一幕都慌忙走開,易凱正希望不要有人進來,再刺激到少年不知道有什麼後果,他猜想少年手裡的槍不會是真的,確不確定仿真槍到底有多大殺傷力。

  「小凱!泡麵!」經常在附近出沒的小混混綽號「水獺」帶著幾個小兄弟走瞭進來,看到眼前這一幕集體愣住。
  水獺圍著少年走瞭一圈,上下打量,看的少年滿頭大汗,搶在兩隻手上來回倒瞭幾次。
  「看什麼看?沒看著搶劫呢嗎?滾!出去!不然連你們一起。。。」少年緊張到顫抖,喘著粗氣揮舞手槍對他們吼道。
  「小弟弟,你呀,該幹嘛幹嘛去吧,是不是作業還沒寫完呢?甭跟哥哥在這任性好吧?快回傢去啊!」水獺叉腰站在少年跟前。
  「你!。。。把錢拿出來!不給我開槍斃瞭你!」少年的槍口再次指向易凱。
  水獺轉頭跟身後的幾人使瞭個眼色,幾個人一起奪下少年手中的槍,水獺向角落裡礦泉水的地堆開瞭一槍,水瓶被打穿清澈的純淨水汩汩流出。
  「假的?哎,你們看我說是假的吧!」幾個人湊到一起看水獺手上的假槍,少年趁機奪門而出。
  「哎——那小孩!」水獺來不教訓少年,已經不見人影。
  水獺幾個人坐在窗邊的桌前聊天,易凱無暇顧及少年,擦瞭水又回到收銀臺挑選瞭幾包煙準備作為感謝,走到桌前正遇到進門的灰衣女子,隻是,今天穿的不是灰衣而是一襲潔白的禮服。
  「你來啦?!」易凱興奮地瞪大眼睛打招呼,見這一身裝扮詫異地問:「你。。。怎麼這身打扮?你是不是玩。。。」
  話音未落隻聽門外傳來刺耳的剎車聲,尖銳猶如靜謐的夜裡一聲淒慘的嚎叫劃破晴野的夜空,剎車聲未斷緊連著「彭」的一聲巨響。眾人跑到門外被眼前的場面驚呆。

  很快事故現場聚集瞭很多人,女子沒有上前湊熱鬧,她此時的心情也堪比經歷瞭一場重大事故,看不得那些淒慘的畫面。可出於好奇心還是拎起裙子踮起腳尖向遠處張望。
  易凱早已跑過去擠在人群裡,水獺幾個人也跟著跑過去。
  人群裡熙熙攘攘有人拍照,有人撥打110報警,有人撥打120,有人三三兩兩小聲議論著,有人因為看不到向人群中央擠進去。直到警車停在路邊,警察封鎖現場疏散人群,還是有路人站在附近不肯散去。
  易凱和水獺幾個人回到便利店,剛到門口水獺掉頭就要跑,「水獺!」女子叫住瞭他。
  水獺扭著身子轉回頭嬉皮笑臉的說:「璐璐姐!」
  「往哪跑啊?見到我就跑?」女子用濕巾不停地摸著臉上哭花的妝,問水獺。
  「不跑不跑,這不是去看看發生啥事嘛。」
  「看到瞭嗎?什麼人?」
  「太遠。。。沒看到。。。」水獺撓頭笑嘻嘻的回答。
  「什麼熱鬧都去湊,你能幫上忙似的。」女子走到玻璃窗前對反射的影像繼續擦臉。
  「璐璐姐,我們還有事,回見!」水獺對女子擺擺手說完轉身就跑,不忘拉上其他幾人趕快撤。

  「原來。。。你叫璐璐。。。」易凱終於等到跟女子說話的機會。
  「哦,我叫高伊璐。」女子回到收銀臺前自我介紹,易凱看到素顏的女子面容清秀,一雙大眼睛看得他羞紅瞭臉。
  「嗯。。。你好。。。」易凱伸出手擺出握手的姿勢,女子捂著嘴笑出聲,易凱才反應過來自己愚蠢的樣子是很可笑。
  「你。。。快下班瞭吧?」高伊璐抬眼看店裡的時鐘,已經快23:00瞭。
  「還有差不多一小時。」
  「走吧,請你喝酒去,明天老闆罰你的我給你補上。」
  「不要瞭。。。不好吧。。。」易凱從沒發現自己也有害羞的時候,內心充滿對自己的鄙視。
  「看我這樣子還不夠慘嗎?給你講故事,走吧!」高伊璐拉著易凱的胳膊,把他從收銀臺拉出來。
  「捨命陪君子,走!」易凱挽起袖子擺出超人的經典動作。

  那晚,這個叫高伊璐的女孩給我講瞭她的故事,但我們都喝瞭很多酒,細節不記得瞭。
  大概是一個悲情故事,是的,就是一個很悲慘的故事。
  高伊璐那天舉辦婚禮,和相處瞭三年的、母親認作幹兒子的、父親生意夥伴兒子的寧彧喜結連理。也是在那天她成瞭全世界的笑話,相愛三年的男朋友真正愛的竟然是自己的母親,自己和父親一直被蒙在鼓裡。
  知道婚禮那天,她在別人口中得知母親與寧彧的關係,當然,她並不相信。但知道這樣的消息後,不免心生疑慮,偷偷查看瞭寧彧的手機,任何信息通話記錄都沒有關於母親的。
  正在自責不該聽信讒言的時候,看到寧彧手機軟件的私密相冊,也許人們聽慣瞭那句話:最危險的地方也最安全,私密相冊的密碼是自己的生日,這也是在多次嘗試之後胡亂猜到的。
  相冊裡都是寧彧和母親的合影,兩個人笑得很開心幸福洋溢在臉上,舞臺上寧彧和母親熱舞在一起。那一刻,高伊璐生無可戀。連親生母親都這樣欺瞞自己,還有誰能信任。
  轉念突然想到父親,一直沒見他出現,高伊璐叫上助理一起尋找,卻在酒店門外看到父親的車載著婆婆離開。
  但,那不是故事。
  第二天,警察來便利店調取監控並要求我協助調查。
  隔天的新聞播出兩條消息——
  民生新聞——晴野第一中學學生費某因需要錢追星看演唱會,搶劫便利店,被制止後倉皇逃脫衝出馬路。路人林帆為救少年一起衝出馬路,但因肇事車輛加速行駛,二人未能及時躲開被撞出幾米外。事件還在進一步調查中,請關註後續報道。
  娛樂頭條——瘋狂粉絲追星,為和偶像一樣健身、減肥、整容,幾年時間把自己打造成1:1偶像,但高仿也是假貨。近日,一名自稱冰若蕓的女子在粉絲見面會上怒潑偶像硫酸,致明星冰若蕓毀容,目前事件正在調查中。。。。。。

上一篇:小說《情短藕絲長》以文會友

下一篇:遇夜<四>

|   QQ135987898765  |  11191 |  H11191台北市士林區慈德路187號  |  TEL02-213212391  |